在认识庞荣之前,我的生活和感情都是苍白与无奈的。我的父亲和母亲跟我住在同座城市,却鲜少见面。每个周末我去看望他们时,只有母亲一个人拉着我在客厅里说长道短,至于父亲,我是看不见的,他永远在他的书房。父亲只爱弟弟,这个我从小就知道。

2010年3月16日,是我34岁生日。我给自己买了一些蛋糕和水果,提着这些东西,我向父母的家走去,可是走到一半我又退缩了,10岁以后,他们就没有再给我过过生日了,我现在去,又能得到什么安慰?这样想着,我又改变了方向,一个人走向了附近的公园。

就在我自怜自哀的时候,一个身影映入了我的眼帘。那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,他一个人坐在草地上,自言自语。不知为什么,这样孤独的身影一下子就击中了我的心,也许他是一个没有了老伴的人?儿女对他不孝顺?我就那样注视着老人,仿佛看到自己孤独的内心。过了一会儿,老人也注意到了我,他站起身向我走来,并在我身边坐下。

“今天天气真好,你能陪我聊会儿天吗?”老人开口问道,眼神里尽是慈祥与关爱。我的鼻子一酸,眼泪就滚了下来,我的父亲,他从来没有请求过我陪他聊天。通过聊天, 我知道了庞荣的一些情况,他74岁了,比我整整大了40岁,如我所料,他老伴去世了,儿女们忙着各自的事业,没有人陪他。我们各有各的孤独。不过很快我发现,庞荣是个很有意思的老人,很会哄女人开心,我的生日也因为他的出现变得温馨。在他真诚祝福我生日快乐时,我感觉到了一种父爱。有一股暖流穿过我的胸膛。

和庞荣分手的时候,我刻意没有要他的联系方式,我想,如果有缘,我们就会再见面。果然,在我第五次去那个公园的时候,遇到了庞荣。当我走到他的身边时,庞荣忽然伸出双手,张开了手臂,我愣了一会儿,紧接着就毫无顾忌地扑进了他的怀抱。

我和庞荣成了忘年交,又过了两个月,我们恋爱了。34年来,我第一次谈恋爱,对象竟是一个老头子。身边好多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们,我的母亲也知道了这事,她伤心的直掉眼泪,但也威胁我说,如果真和庞荣结婚,她就和我断绝母女关系。父亲则更不会见我了,他从没对我的事发表过意见,可我铁了心要跟庞荣生活。但是这得罪了我所有的亲友,他们说我丢尽了他们的脸,不肯承认和我有任何关系。看见我比看到仇人都恨,从此再也不理会我了。

庞荣的儿女反对我们来往,在他们眼里,一个单身女人,嫁给一个老头,除了图钱,还有什么别的目的?可是我偏偏不是贪钱的女人。我自己有好的工作,我的父亲有自己的公司,所以我根本不缺钱。

结婚以后,庞荣的儿女对我没有好的脸色,也从不叫我。我不勉强,他们都比我大,真叫我什么,我也受不起的。但我没有后悔嫁给这个大我40岁的老人。

庞荣在一年后,摔了一跤,中了风。到底是七十多岁的人了,轻易一跤,就让他不能再自由活动。我每天喂他吃饭,喂他喝水,替他洗澡,翻身,也伺候他拉撒。庞荣很感动,他说会记得我一辈子,到阴间也记得我。没多久,庞荣过世了,没想到,下葬后的第二天,他的儿女就把我赶出了家门——庞荣在遗嘱里写道,所有的房屋以及财产都让子女平分,也就是说,现在这个家已经不关我任何事情了,我被赶出了家门。走出家门的那一刻,我第一次恨起了庞荣,可是,这种恨又有什么用呢,对我来说已经太晚,太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