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出生在潜江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,本来像我这样出身的人,能嫁个合适的男人就算是幸运了,可我凭着仅有的一点资色,硬是高不成,低不就。一直到23岁,我还待字闺中,在那时,女孩子到23岁还没嫁出去,就成了二等品了。1994年,我已成了父母的一块心病。

记得那年的11月,住在县城的小姨来到家里,说是给我介绍城里一户周姓人家,家境不错,父亲在工厂当厂长,膝下有一个独儿子周东伟,不过是个残疾聋哑人。周东伟的父亲托小姨帮忙找寻一个媳妇,农村的也行,结婚后还可安排进城工作。小姨想到了我,来听听我家里的意见。

为我婚事伤透了心的父母,对小姨的这番好意不好直接拒绝,们说让听听我的意见。可能是单身怕了,加之可以跳出农门,我竟鬼使神差地答应了。

1995年的“三八”妇女节,我与周东伟举行了隆重的婚礼,我高挑的身材和姣好的容貌替周家人挣足了面子。

新婚之夜,客人刚刚散去,哑巴丈夫就把我往床一丢,既然已为人妻,我也不好再扭捏什么了。然而,这个哑巴丈夫很强悍,以前从没接触过女儿身,异常兴奋,把我整整折腾了一晚,有几次我想拒绝,但俩人言语不通,我说什么也没用。这晚成了我一生噩梦的开始,我也开始隐约感到这桩婚姻的草率。

时间一天天地熬着,哑巴丈夫生活中的一些不良习惯让我甚感厌烦。喜欢抽烟,每天起码要抽一包。虽是城里人,但非常不讲究卫生,特别是晚上,吸烟后还学着电影电视的镜头要与我亲嘴,残留在嘴中的烟味简直让人闻着作呕。

哑巴还有一个爱好就玩麻将。一次,哑巴玩到深夜回来,不洗脸,不洗脚,床就往被子里钻。我气不过,用被子裹紧身子不让钻,这下可惹恼了,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就是一顿狠揍。我气不过,跑回了娘家,发誓不再跟哑巴过日子了。但是事后还是估计到孩子还小,又只能灰溜溜地回去。

一开始以为嫁过来日子能过得好些,但是结婚一两年了,公公从未提及过工作的事。虽说金钱没有什么负担,可我是一个只有25岁的年轻人,不愿总是守在家里,没有任何的外界接触,我明显感到自己落伍了。但我见周浩还小,跟公婆提出来可能是徒劳。

1998年4月,周浩已经满两周岁了,我仍在家里闲着。周浩大了,带着也方便了,我便时常出去串串门。

一天,丈夫出去干活了,婆婆带着周浩到小姨家去了。我站到镜前准备梳理一下,准备出门逛逛,自从生下周浩后,还从未认真打扮过自己,本来就有几分姿色的我这下更显得俊俏了。

当我正准备出门时,在外出差一个星期的公公拎着大提包回来了,人还未进门,就开始喊孙子的名字。我说他们都到小姨家去了,公公从提袋里拿出一件时髦的连衣裙,让我试试。穿时尚的连衣裙,我更显得光彩照人。我在公公面前轻了一圈,让评价。

公公满意地看着我,见心情这般好,我不失时机地问:“爸,我嫁过来都3年了,可工作……”公公笑眯眯地走过来,用手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,说:“你别急,我正在帮你找关系。”

说着,的手一把抓住了我的手,另一只手向我胸部伸来,我吓得不知所措,可又不敢反抗,我怎么也想像不出是这种人。公公见我羞红着脸不支声,更大胆了,喘着粗气说:“别怕,你不是想要个好工作……”容不得我反抗,把我压下了身下……

自从与公公有了第一次,以后只要有机会,他就会来找我。他身强体壮,一点都不亚于年轻人。我的良心很不安,但公公很懂得温存体贴,这在哑巴丈夫那里是享受不到的。

2000年,当公公正要与我行事时,被外出玩牌回来的哑巴一头撞见,哑巴气得嗷嗷大叫,跑到厨房,拿上菜刀,要杀了我和公公。我和公公的丑事被传得沸沸扬扬。